罗塘人家网站|泰无聊姜堰分站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回复: 1

荷(第一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胶东文艺》2253期‖周恒太:荷 (中篇小说连载——1)
原创 胶东文艺微刊  胶东文艺  昨天
胶东文艺 — 大家的文学园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为本刊题写刊名




主编:福在福山

执行主编:沈默



作者文档




        周恒太,江苏溱潼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大众文学学会理事。小说《芦荡情》《农家女》在全国征文竞赛中获一等奖。





(中篇小说连载—1)







周恒太(江苏泰州)











  第 一 章  


我背着行李到步行到车站,准备回公司去,买了车票,找了个靠近窗口的地方坐下来,心里空荡荡的,这一次出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如果闯荡得好,回来的时间不会太长,如果不算怎么样,就暂时不想家为主,而是千方百计的创就一番事业来。
坐在椅子上,思虑着今后怎样发展,所有的事情就没有位置了。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朵朵白云随着微风在移动。候车室里的旅客越聚越多,各种身材,各种肤色,各种腔调,背着各色各样的行李在眼前经过,在耳朵里轰鸣。自己孤灯独影,没有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在身边,总感到有些失落,看到人家成双成对,或者带着一家子,不是有老,就是有小,总是用一种羡慕的目光瞅着他们。
“童,你怎么也在车站呀?看你一大摞行李是不是出车呀?”一个高高的个子面带笑容,没有一点羞涩的姑娘走近我座椅说。
我定睛一看,好惊喜。“荷,是你,你怎么也到车站来呢?你想到哪里去呀?”
荷是我初中的同学,我们在一个班的时候,她就坐在我的前面,彼此还谈得来,只是上高中的时候不在一个学校,尽管不在一个学校,在读高一和高二的时候,她还经常抽出时间来写个很短的信给我,在信中没有关于情爱之事,只是说说她所在的班的同学是如何用功学习,晚上到几时才肯休息,她们学校里的伙食怎样,她的宿友们与她怎样相处的,还有叫我在节假日有空到她家玩,我一个大男孩,与人家只是一般相处,怎么好意思随便到她家去玩呢?况且,读高中,我们都是一门心思通在学习上,哪有闲情互相串门儿。到了高三的时候,我们就没有通过一封信,因为高三是冲刺的一学年,全心全意围绕着学习而生存。高中毕业各填各的自愿,等待录取通知。读大学的时候我们就更没有联系过,因为我也不晓得荷在哪个城市哪所大学继续深造。
“童,我去上班呀,长假过了,不上班单位怎么发工资给我呀?我的老童,看你这样子是出远门吧?”荷说着就把背包放到我旁边,大大方方的坐在我身边。
“哟,我的荷,看来你是找了一份好工作了,哪像我打游击的,今天到这个公司,也许明天就到另一个公司去凭自己的汗水混日子。”
“我就在一所中学工作,我学的数学专业,做个数学教师,教两个班的数学课,还要兼一个班的班主任,老童,你说我辛苦不辛苦?”
“你是教初中,还是高中?”
“哎,我当时想进初中,可是我的教师资格证书上填的是高中,我填表的自愿是填的初中,我想进初中凭自己的水平还能多多有余,还可以挤出一点时间读研,经过几个回合的考试、面试,教育局还是把我分到了高中部去了。我到高中学校就从高一起跟班走,没办法,人家孩子读高中,做家长的的期望值都比较高,我成天的奔波于教室、办公室,这么忙碌就是为了自己所教的学生在高考时能有个让家长们满意的分数,自己不尽力,这些学生怎么能有个好成绩向他们的家长汇报呀?”
“荷,做一个人民教师多么光荣啊,这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呀。辛苦一点。疲劳一点心里也觉得甜呀。”我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荷说。
荷接过我手中的矿泉水,扭开盖子喝了一口说:“我的童,做个人民教师真的很自豪,因为不管是学生,还是家长见到面总会向你打招呼,这时候自己感到很开心,很舒服,可是成天的上课、批改作业、讲解一些难题,帮助学生订正作业,再加上要应付各种班务工作就感到枯燥无味,也感到疲惫不堪,你以为做个教师那么轻松,我们上高中的时候没有体会到高中老师是多么辛苦,肩上压着多么沉重的担子,现在自己做了高中教师了,才体会到我们的高中老师真的了不起,我有我们高中老师一半的精神就不简单了,因为我们那时上高中时,老师不但关心我们的学习,还处处时时关心我们的身体和思想动态,我们的家长送点礼物给他们,老师不骂我们就是好事了,我们的老师在开班会时就嘲笑我们把心思用在送礼上,认为自己送了礼,老师就会对自己多关心些,其实是大错特错,因为你送礼给老师,打搅了老师的思维,影响了老师正常的教学工作,分散了老师的精力,能考上重点大学,不是靠送礼送出来的,是靠自己的勤奋,靠老师全神贯注的搞好自己的教学,你这一送礼,自己心里好像踏实些,好像老师今后对自己重视了,你想过没有,你们在座的哪一位不是我的学生呀?我不希望哪一位同学不能考上好的大学去深造?你们送礼,送钱,也许我是发财了,可是,当你们考试成绩公布的时候,看着你们不理想的成绩,在回家看看你们给我送的礼物,你们送的钱,我心里好受吗?孩子们,一个好的老师不会去看自己学生送了多少钱,自己买了几套房子,自己开着名牌轿车,而是要看自己教的一届届学生有多少进了重点大学,有多少学生能进高校继续深造,尽管生活清贫,但是看到自己教的学生一个个都能进入大学里深造,心里是多么的高兴呀!那才是你们送的真正的礼物!班主任的话一直铭记在我的心里,是啊,一个尽职的老师,一个廉洁奉献的老师对每个高中学生和他们的家庭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荷,你肯定是个称职的老师,因为你没有忘记老师的谆谆教导,你说你的班主任老师和科任老师都很好,我的老师也和你的所有老师一样,关心我们的学习身体思想,他们才是真正的园丁,现在有的老师已经失去了人格,想到的是怎样能在近期内发财,拥有好房子,开上上档次的轿车,这样在人面前才有面子,有的教师根本想不到家长们赚钱是多么的艰辛,孩子们在学校里上学看到有钱的,有权的家长往老师家里送礼,看到自己的座位从开学初渐渐地移到末位,看到老师们对自己渐渐的冷漠,心里多么难受,增加了贫寒家庭孩子的自卑感,这些孩子学习怎么不打折扣?”我接着荷的话后面说。
“哎,我的老童,不谈学校里的事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聊吧。现在就谈谈你自己的事吧。”
“荷,我有什么好谈的,工作不如你,工资不如你,我在一家公司负责公关工作,现在哪家公司不是私营企业,既要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还要会与老板友好相处,看人家的脸色行事,不然,人家炒你的鱿鱼,哪有你的工作稳定,拿稳定的工资多好。”
“在人家私营公司里工作是要看人家老板的脸色行事,老童,你为什么不自己开个公司,自己当老板呢?”
“我准备自己开公司,各项工作正在筹备之中,这次回公司看情况,老板对我可以的话,我就继续在这个公司待几年,如果老板过分刻薄我就跳槽自己干,只是经济上还不宽裕,因为家里没有资金支持我呀,我们上学把家里的钱用掉了,我们工作了,家里才开始有点余钱,家里的一点点余钱能做什么事呢?”我叹着气说。
“是啊,父母为我们不知吃了多少苦,赚的辛苦钱我们上学花掉了,我们才工作几年也没有多少余钱,我的老童,继续干几年,公司里的效益好,工资高就不要跳槽,如果老板待你不好就自己干也不晚。老童,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以后我与你好联系啊呀。”
“傻丫头,你经常与我联系,不怕你的老公生气吗?”
“我至今还没有谈恋爱呢,哪来的老公呀?”荷笑着对我说,然后从包里拿出手机说:“把你的手机号码报给我,车子来了就来不及了。”
“好吧,我把号码报给你,也许我们还能成一家子呢,真的这样的话,我可沾光了。”
“祝愿如此,快报吧老童。”



未完待续








声   明

        本文由作者声明为原创作品,并授权本刊独家推送,转发请注明出处或联系本刊应允。善意需求,可联系本刊开通白名单。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谨遵网约。

      文中图片、音频由编辑选自网络。若涉版权,请联系删除。



欢迎关注《胶东文艺》
       《胶东文艺》微信公众号,立足胶东,兼顾烟台,辐射齐鲁,兼容华夏;面向文艺名家,面向文艺爱好者。主要刊发当代主流诗歌、散文(诗)、精短小说、摄影、书法、绘画等作品。平台采取隔日发布。

投稿须原创,文责自负。请自行审定,主题以“作品体裁+标题+作者”命名,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电话和照片(照片附件发送)。

       赞赏说明:赏金与作者五五分成。赏金十日后支付,低于二十元不发放。

赐稿邮箱:jiaodongwenyi@126.com

        主编微信:13905352890

     

《胶东文艺》编委


名誉顾问:矫    健(烟台)

特邀顾问:焦辰龙(上海)

总  顾  问:卢万成(烟台)

顾       问:

          鞠    慧(济南)  焦红军(烟台)

          孙德斌(烟台)  陈江远(烟台)

          李绪政(烟台)  贺宗仪(烟台)

          范惠德(栖霞)  于大卫(烟台)

          朱相如(烟台)  蔡同伟(烟台)

          李福成(烟台)  吴殿彬(烟台)

          隋福军(烟台)  刘方计(威海)

          刘向东(栖霞)  孙述考(青岛)

          田少滨(青岛)  董    强(威海)

          刘浩然(胶州)  孙世国(龙口)

          王连清(平度)  于福水(文登)

          亚    夫(荣成)  王运兴(福山)

          戴守业(青岛)   程灿谟(莱西)

主       编:福在福山

执行主编:沈默(四群主)

常务副主编:

          刘    颖(烟台) 孙彩惠(烟台)

          姜善香(二群群主)

          梅    红(一群群主)

          于金玲(三群群主)

          汤银泉(五群群主)

          孙焕华(六群群主)

          桑晓东(七群群主)

         陈红花(八群群主)

副 主 编:

          郑云利(烟台) 赵德民(蓬莱)

          孙慧铭(烟台) 杨晓奕(烟台)

          王明珠(烟台) 鲁从娟(烟台)

          陈    颖(烟台) 李    凤(烟台)

编      委:

          刘宗俊(烟台)  邹玉波(烟台)

          冷濯江(栖霞)  卢翠莲(栖霞)

          刘吉训(海阳)  于建勇(海阳)

          姜海波(海阳)  蔡洪卫(栖霞)

          索向传(青岛)  刘世俊(莱阳)

          刘文娟(海阳)  王道芸(烟台)

          宋新民(烟台)  高艳娜(烟台)

          白晓光(龙口)  王春晖(平度)

          王顺永(招远)  王娇凤(烟台)

          刘雪梅(栖霞)  林    音(威海)

          刘全法(乳山)  宋吉英(威海)

          翟玉凤(莱州)  李    斌(莱州)

          任慧霞(青岛)  刘丽梅(龙口)

          吕秀珍(莱西)  刘    卿(莱阳)

          于红英(烟台)  张    伟(蓬莱)

          吕    杰(烟台)  范雅琳(烟台)

          范翠香(栖霞)  刘玉兰(栖霞)

          赵忠娜(烟台)  张凤英(烟台)

          王浩蓉(烟台)  王    涛(烟台)

          杨海军(烟台)  王意钧(烟台)

          吕以泮(威海)  单宝剑(青岛)

          张馨予(莱州)  于东洋(烟台)

          张    冰(烟台)  于福明(乳山)

          林春江(栖霞)  王翠平(栖霞)

          于喜京(海阳)  衣成龙(栖霞)

          徐春燕(栖霞)  衣杰文(栖霞)  

          于韶梅(栖霞)  杨华玉(栖霞)

          张秀美(青岛)  李    丽(栖霞)

          周诗萍(威海)  张英华(青岛)

          梁爱琴(青岛)  李心国(莱西)

          孙汉宁(烟台)  徐    丽(烟台)

          孙克重(昌邑)  董连军(烟台)

          陈希瑞(平度)  肖金光(昌乐)

          王明伦(青岛)  周    红(烟台)

          钟凤娟(昌乐)  鹿    萍(昌乐)

          王    玫(龙口)  宫本有(乳山)

         刘学高(淄博)  朱永琴(烟台)

          孙艳清(蓬莱)  刘文安(昌乐)

          郭志波(烟台)  姚玉安(龙口)

          刘玉涛(龙口)  曲绍安(龙口)

          朱胜田(莱阳)  王洪玲(昌乐)

          王春晓(龙口)  秦庆华(昌乐)

          王晓萍(龙口)  孙   瑞(青岛)

          王效民(昌乐)  史   新(青岛)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陕西宝鸡)  刘建军(河北沧州)

姚凤霞(河北青县)  樊泽宝(山东青岛)

李心国(山东莱西)  欧阳三月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烟台)










本期制作:沈    默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小说转载的微信平台,在我博客上转载不了,我没有必要再说什么,发到论坛上来与看官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手机客户端|罗塘人家·泰无聊姜堰分站 ( 苏ICP备09067823号 )

GMT+8, 2020-3-31 14: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